〈國際視野〉尼加拉瓜運河──從中美地緣角力到水資源的衝突


(上星期,尼加拉瓜大運河正式開展工程,引來當地民眾抗議,警方鎮壓致多人傷亡。獨市贏得這項工程合約的公司在香港註冊,主席是一個背景神秘的內地人,更引來外界揣測。下文為昨天在明報星期日刊出的文章,以兩大運河(蘇彝士及巴拿馬)如何造就英美兩個帝國的崛起為引子,討論尼加拉瓜運河的地緣與全球政治啟示。時移世易,這條運河引伸的課題或遠比中美兩國的較量來得重要。)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4-12-28)

TIME: Demonstrators hold a banner during a march to protest against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Interoceanic Grand Canal in Managua (圖片:Reuters)

1869 年,埃及蘇彝士運河通航,鞏固了大英帝國在貿易與軍事的霸權地位;直至連接太平洋與大西洋的巴拿馬運河於1914 年通航,令美國崛起中的工業生產與軍事力量無往而不利,世界自此成為美國的天下,說兩條運河奠定了兩個世界經濟強權的較量與替易,絕不為過。因此,當一個毫無大型基建開發及集資往績的神秘華商竟然可以深入美國的後花園,得到號稱為本世紀最大的國際物流項目──尼加拉瓜運河工程的獨市合約與經營權,那象徵意涵不言而喻。

神秘代理人

承包這項投資額達500億美元的工程的「香港尼加拉瓜運河發展投資公司」(HKND)在香港註冊成立僅兩年,年僅四十二歲的主席王靖據報活躍於內地電訊業,然而其人背景不詳,公司管理團隊除他一人,就悉數只有外聘的海外專家。不少國際媒體因而引述分析,普遍「唱淡」工程的可行性甚至工程困難,認為運河成功集資、規劃與及時完工的可能性不高,加上巴拿馬運河已開始擴展工程,即使尼加拉瓜運河能如期竣工,屆時它能否維持競爭優勢,仍然存疑。

運河於上星期動工前夕,王靖與外交部發言人相繼公開「澄清」工程乃私人項目,與中國政府無關。至於你信不信,世人反正不信了。反過來說,如果認定王靖只是代理人,可行性和投資回報不就顯得無關宏旨──注資500億對黨來說有多難?中國政府必然深明這項工程的政治風險:首先工程須逼遷近三萬沿岸居民,更大可能會對當地主要水源的尼加拉瓜湖(為全中美洲最大的淡水湖)造成污染,加上工程合約在沒有公開招標的情况下獲中資承判,遂引來貪腐大白象的公眾質疑,群眾連日抗議遭鎮壓已經造成死傷;其次,尼加拉瓜與鄰國哥斯達黎加在接壤的聖胡安河(San Juan River)劃界爭議由來甚久,哥國就一度反對工程,由於哥國是中國現時在中美洲的唯一邦交,促使HKND承諾不會沿該河道開鑿。最後,運河項目事成,將鞏固中國在拉丁美洲的地緣戰略地位,美國如何處之,就備受外界觀注。但運河為何不像其他中國海外投資項目一樣由國企子公司承包?HKND之所以如此神秘,也許只是說明王靖背後代表另一個利益板塊,跟上述風險無關。

不會是另一條巴拿馬運河

美國取態的曖昧,就明顯有別於西方社會習於批評中國「殖民」非洲的主流論述。事實上,美國近年興起的「頁岩氣革命」增加了跨洋出口運輸的需求,長遠或會令巴拿馬運河超出負荷;因此,運河一旦建成,勢將有利國內不少業界。美國商務部發言人去年就曾經表示,只要合約透明公正,美國或有意協助運河項目及鼓勵國內投資。這或許說明了為什麼美國本土的「唱淡」報道主要集中在自由派媒體;而HKND重金聘請不少行內最知名的跨國顧問公司參與項目,盤算亦大概在此。另一方面,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雖與反美的委內瑞拉左翼政權有經貿合作,但他上任後推動稅制改革等親商界措施,並視運河計劃為建立區域物流樞紐、吸引外資的契機,長遠能令尼國減低對委國的依賴,這或為美國所樂見。

 water steven solomon兩條運河的前世今生,更加緊密相連。美國資深記者Steven Solomon在其專著Water: The Epic Struggle for Wealth, Power and Civilization裏,花了一整章勾勒巴拿馬運河如何整合賴橫跨歐洲、美洲與遠東的政經軍事網絡,造就美國雄霸天下的世紀:早在1880年代,美國海軍上校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就曾經宣稱美國必須在中美建設跨洋運河,以效法英吉利海峽之於英國、蘇彝士之於地中海國家;羅斯福就任總統後,將馬漢的鴻圖落實成國家戰略,最終成功自法國手中接手嚴重虧損的巴拿馬運河項目。當時,尼加拉瓜運河其實一直是國會傾向支持的二選一方案,但最後法國原運河公司以尼國火山活動為由,成功游說國會改投巴拿馬項目,這場多邊貿易戰自此結束;羅斯福之後更為此不惜策動哥倫比亞政變、甚至策反巴拿馬獨立,以乘虛爭取最有利美國的協議。

運河血淚 21世紀啟示

尼加拉瓜運河或會成為中國擴張的推手,但那個時代早已遠去,它再造就不了王者的興替。然而,正如兩條運河的歷史同樣銘刻了埃及與巴拿馬獨立的革命血淚,今日尼國流血抗爭帶來的啟示,或有另一重意義──Solomon以萬物之源敘述人類歷史起跌興衰的視野提醒我們,在氣候變化與資源爭奪已經超越主權國家層面、成為21世紀的集體政治危機的當下,水資源的枯竭與衝突,才是戰爭的伏線。這邊廂,巴西暫得以受益於豐沛的淡水資源成為全球水力發電領導,那邊廂,西非與中東卻深陷絕望的缺水困局,這再不是能輕易分勝負的世界。這一切,比兩個大國的明爭暗鬥,更形深遠。

mingpao_2014122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