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負


幾年前的我也許覺得,失去一切再獨行浪擲,明白明滅之間的一念之差,明白讓我們腳踏實地繼續生存的不是因為崇高的抱負,而是最庸俗的執著,就是自由之始--亦即不再認為自己的生命需要對一個假想出來的外在世界交代,不再認為生存於世的意義需要透過證明自己而成全。

但我賭氣。

記憶裡所有痛苦的幻滅、模糊的恩情、陌生人的善良,將我牽繫而不在罡風中迷失,卻反證信念之軟弱,執念之誤人。

多年前曾經有人對我說,他時常覺得有兩個周澄,她們總是互相拉扯。這畢竟就是,我的命。

終有一天,她們不再需要分勝負,所有代價都變得無悔而且驕傲,屆時,我也許終於會快樂,甘願向人世揮別而無憾。

「我知道永逝降臨 並不悲傷
松林間安放著我的願望
下邊有海,遠看像水池
一點點跟著我的是下午的陽光
人時已盡,人世很長
我在中間應當休息
走過的人說樹枝低了
走過的人說樹枝在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