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瓦努阿圖嗎?--氣候變化,小島國的困境與呼聲


刊於《JET》四月號

jet apr 2015


vanuatu-fm_help-article-NL

兩三年前,有移民顧問公司將一個太平洋小島國包裝成移民天堂,一句「瓦努阿圖,我想住嘅地方」潮爆網絡,不明所以的香港人很快就發現這是另一個拍給內地人看的居留權跳板「套餐」計劃,一笑置之。瓦努阿圖,自香港人的世界觀念版圖中一瞬消失。

三月中,五級熱帶氣旋「帕姆」吹襲南太平洋多個小國,其中瓦努阿圖蒙受重創。據報導引述,瓦努阿圖總統表示全國近九成建築物受破壞,包括公共醫療與學校等設施;農作物幾乎盡毀,更令當地災區陷入缺糧的緊急狀態,人命關天,也不要提經濟損失了。

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太平洋地區的四級至五級氣旋吹襲頻率,在二十年間足足增加了兩倍。氣候變化是加劇熱帶風暴的頻率與強度的主要元凶,本來已成共識。我也不嫌重覆,再說一次:氣候議程長期不能進入香港主流媒體的議程,長遠只會令香港人更缺乏危機意識,與國際討論脫節。也許你會覺得,香港連一個民選政府與立法會都沒有,港人水深火熱,談氣候變化未免太遙遠太離地,更何況是幾個香港人鮮有聽聞的熱帶原始島國?

這種想法,我是理解的;社會矛盾升溫不斷,香港人的同情心、同理心越趨麻木,也是事實。但氣候變化事涉延後經濟損失、能源政策、水位上升對沿海城市帶來的威脅、全球糧食供應穩定、空氣污染與公共健康;當世界各國都在制訂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框架,當我們認為香港人應該放眼世界、脫離對內地供水供電的「強迫」依賴,思考大白象推土機發展以外的我城願景,那就更沒有理由不聞不問了,對嗎?別忘記,香港人不能獨善其身:近年,多間國際保險公司發佈自然災害風險的全球城市排名,香港早已位列首十個高危城市之一。香港雖然長年以足夠抵禦十級颱風的完善基建為傲,但試想像更強、持續更久的熱帶氣旋吹襲香港,誰敢擔保?只要看看IPCC科學家的歷年報告,你就明白世界繼續升溫的所帶來的不可逆轉危機,早已超壞一般人理解的「常識」。

Crystal Chow in Maritius for RESUS 2015

我沒有去過瓦努阿圖,卻恰巧在上月初去了同樣屬於發展中小島國類別的印度洋小國毛里求斯參加學術會議。當地學者展示過去三四十年來的溫室氣體濃度衛星圖片,只見屏幕上圖示的紅色範圍一直擴大,直至十年前已幾乎在整個印度洋西南方上空不斷集中。主辦學術會議的大多是當地的科學研究精英,留學英法後相繼回國,致力填補國際學術界就小島國的研究文獻不足,望以專長助島國在世界舞台上獲更多注視。會上,有年輕的研究員研究如何善用島上的自然資源,配合第二代生化燃料的創新研究,帶動長遠自給自足的可持續發展;也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研究員與業界從業員交流如何提高再生能源的覆蓋率與運作效率……

以GDP與發展水平計算,這些小島國與香港驟似難以比擬。但上面這些問題,其實與近年香港的少數進步聲音相呼應。經歷過高鐵與港珠澳大橋的教訓,更多人關注如何促進本地農業和增加糧食供應自主、重建土地論述,關注如何將公帑用得其所,比如1400億的三跑估算成本可以建多少個海水化淡廠、藉此脫離東江水的不平等合約……同理,我們也可以問,1400億足夠我們做多少次在香港興建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擴大再生能源的全面可行性研究?足夠我們支持多少節能低碳的創新技術研發,足夠政府推動多少引進綠色經濟的政策措施?

當然,人家是主權國,有民選議會,更有女科學家出任總統,不可同日而語,但這些島國給我們的另一個啟示,正是經歷殖民與獨立的小島國如何自主求存、迎難以上,突破國力微小的限制,在國際談判舞台上爭取世人關注。香港同樣也有敢於先行一步的學界與民間社會,放眼世界,可借鑑的經驗多之又多,不只對岸的台灣與獅城。

9981015.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