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爭議失焦?——從「撤資」運動談起


刊於《JET》八月號

JET AUG 2015


Learn from me, if not by my precepts, at least by my example, how dangerous is the acquirement of knowledge and how much happier that man is who believes his native town to be the world, than he who aspires to become greater than his nature will allow.”

Mary Shelley, Frankenstein

Energy_climate_activist_rtr_img2

由歐美環保界率先倡議、針對化石燃料的全球「撤資」運動,近來開始在華語世界帶來反響。無他,當世界銀行財長也開腔警告化石燃料儲備隨時成為「擱淺資產」(stranded assets),世界各地投資者開始意識到,即使「撤資」運動短期內難以對財雄勢大的化石燃料企業資本帶來顯著影響,各類有望出台的氣候政策,加上日趨成熟的再生能源技術革新,確實為化石燃料相關業務的投資回報帶來可見潛在風險;循此角度,「撤資」運動可說暫已收倡議之效,成功聚焦公共討論具增長潛力兼符合社會長遠利益的另類投資選擇。

將於年底在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21次締約方大會(COP21),是各界拭目以待的關鍵時刻:上至全球減排目標,下至氣候融資(Climate Finance)的運作機制與注資規模、清潔能源技術的轉移與協作,各國將達成甚麼共識去制訂應對措施、這些措施會為市場帶來怎樣的訊息,以至國際社會能否及時逆轉全球升溫攝氏兩度的危境,尚是懸念。筆者對此未敢樂觀--決定談判進路的主要變數之一,是大國的國內政治形勢(例如外界就關注被共和黨控制的美國參議院會否再次令美國的減排承諾成為「跛腳鴨」、歐盟成員國就能源組合方向分歧難解、以中國和印度為首的發展中大國會否承諾積極減排);其二則是化石燃料企業的遊說力度,如此政經博奕,彷彿更顯「撤資」運動以卵擊石。

有反對「撤資」運動的論者認為,「撤資」錯在目標失焦,將首當其衝影響針對「碳封存」(CCS)技術研發的投資,拖慢其商業化應用的步伐。這種說法,當然很符合化石燃料企業的利益考量:假如一天「碳封存」技術革新能令它的成本大減,並得以廣泛應用,他們就不再需要擔心甚麼「擱淺資產」了。但支持該技術的論者同時指出,目前學界正研究合併生物能源與碳封存技術(bio-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BECCS),一旦可行,便能釋除依賴化石燃料的疑慮。同時,大大小小的潔淨能源技術推陳出新(如Tesla早前研發推出市場的Powerwall電池),科技發展的軌跡似乎指引著一條樂觀的出路……

但慢著:科技革新是否唯一答案?它能帶領人類走得多遠,底線在哪裡,誰去守?它會否成為另一種服膺資本邏輯、捨本逐末的大眾鴉片?真正的「失焦」也許在這裡:直至今天,仍有歐美尖端科研精英團隊極力遊說各個大國領導人採納「地球工程」(Geoenginnering)--如「太陽輻射管理」技術(solar radiation management )--為終極plan B,以人為方式減慢地表升溫的速度。這首先牽涉倫理問題:地球是否你的實驗室?民主共識的基礎在哪裡?要是失敗一舉危及逾70億人,誰來問責?《科學怪人》的寓言儆世正在於此 。

其次是其潛在的災難性後果--Naomi Klein在她去年出版的著作《This Changes Everything: Capitalism vs The Climate》的第八章就詳述,有關技術一經使用,或會對整個海洋生物鏈的生態造成難以估計的影響;更甚者,降雨量的規律改變將會因地區而異,非洲與亞洲等地的乾旱問題勢將惡化,直接影響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與民生,加劇氣候危機的不公義。屆時,又能否寄望另一次技術突破以解救黎民?如果我們口口聲聲說氣候變化關乎「代際平等」(intergenerational equity),關乎文明的存亡,我們如何能容許一小撮自以為掌握救世良方的權貴精英,去決定地球另一端的命運?

Naomi Klein反問得好:我們到底有沒有窮盡方法先去實現plan A?我們有沒有用「對」的方法去看待科技革新的進程,有沒有回歸公義倫理,去思考「危」與「機」之間的辯證?「撤資」運動合時宜之處,正是因為它肯定個人選擇聚沙成塔的力量:如果精刮務實的散戶投資者與大大小小的公共機構和企業,都開始將社會公益內化成投資考量的指標之一,那我們也許就可以開始相信教科書的鐵律--市場會導向最有效益的集體行動。

「撤資」運動的另一個啟示,也許在於突顯資本力量的懸殊。據統計,全球化石燃料儲備的帳面值近28萬億美元;全球各國政府每年共補貼化石燃料業界也超過了5萬億美元。反觀 UNFCCC旗下「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至今只獲得逾100億元美元的承諾捐款額。這說明氣候融資的重心必須在私營界別,要左右市場風向不能單靠政策誘因,而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推動。

P17600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