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紅藍綠〉 巴黎氣候會議


巴黎氣候會議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1次締約方大會剛在巴黎結束,全球195個國家代表經兩個星期的談判,共同訂出具法律效力與減排目標的新一份氣候協議。為何今年的會議特別受到國際關注?
因為於1997年簽訂的《京都協議書》將於2020年失效,今次巴黎大會需要通過一份新的全球方案以取代之,新方案亦需要更有效促進各國落實減排目標,以應對日益嚴峻的氣候危機。如果按現時的經濟發展趨勢,全球升溫將會於本世紀內超出攝氏2度,造成不可逆轉的災難性後果,帶來經濟及人命損失,長遠加劇資源分配與遷徙所造成的衝突。
今次的巴黎大會的談判進程,仍然延續過往的難題。首先,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於「公約」訂明的「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仍然存在分歧。無疑,發達國家應承擔更多的減排責任,但隨著中國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急速發展大大刺激排放量,不少發達國家認為這些國家需要積極減排,以1992年標準定義發展中國家已不合時宜。事實上,研究指中印兩國仍然計劃在2030年前增建不少燃煤發電設施。
第二,很多發展中國家強調發達國需要牽頭落實氣候融資機制,包括2010年成立的「綠色氣候基金」,大規模注資以支持各種低碳技術的轉移與協助,加上很多勢將因水位上升而沉沒的小島國亦爭取額外賠償,這些機制的操作、發達國注資承諾能否如期到位,以至如何擴大商界的融資角色,這些問題很大程度決定了決議的一致性與可行性。
巴黎決議的目標能否與各國的減排計劃相符,避免全球升溫超過攝氏兩度,仍然尚待觀察。但其實近年在聯合國的平台以外,已可見不少正面的發展,例如各項再生能源技術發展日漸成熟,為取代化石燃料提供可能出路;同時,不少國家相繼訂立「碳稅」或碳交易市場,試圖透過為碳排定價的措施來調整依賴高污染的經濟模式。
現時中國的全國碳排交易市場正有發展雛型,會否為具金融業優勢的香港帶來機遇?香港政府又會否積極制訂政策配套,並支持更多相關的創新科研項目,從而跟上全球低碳轉型的發展大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