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 GLOBAL plus 信觀點〉候選人都主張重啟與華談判


2016-05-07 信報 EJ Global(原文

(原標題:菲國政府換屆 料影響南海局勢)

(按:由於刊出文章部份內容經編輯刪改,現發佈完整原文,文章刊出版可參見附圖)

hkej_160507
菲律賓一艘有軍人留守的破舊軍艦,擱淺在與中國有爭議的仁愛礁多年後,由於補給困難準備下旗撤出。(路透資料圖片)

對關注國際政治的讀者來說,菲律賓今屆大選其實有著重要的啟示。先是已故獨裁者馬可斯獨子在「人民力量革命」30周年之際參選副總統,民間甚至響起懷緬馬可斯執政光輝時代的聲音,是研究後殖民主化轉型的有趣課題;同時,總統候選人大熱、南部達沃市市長杜特地(Rodrigo Duterte)獲外媒冠以「菲律賓特朗普」之名,有國際評論擔憂杜特地得勢象徵人權倒退、甚至重返威權主義。但是次大選對華語世界的影響,莫過於新一任菲國總統的外交政策,會否改變兩大強國在南海對峙爭霸的局面

自90年代初起,菲國訂明其外交政策須以三大目標為本:增強國家安全、提升經濟穩定,與保障海外國民工作待遇。阿基諾三世執政前的三位歷任總統,基本上都沒有偏離此主調,且側重於後兩點。明顯,這是考慮到對經濟與國防實力皆有限的菲國而言,對外發展多邊關係、以換取經濟援助與軍事合作,方為上策。菲律賓的地緣位置與殖民歷史,分別決定了中國經貿關係與美國戰略合作對菲國的重要性;作為夾縫小國,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一直是菲國外交政策的最大挑戰

阿基諾三世一改前朝對中友好

比如阿羅約夫人於2001至2010年執政期間,菲國與中國的雙邊關係一度友好,兩國在經濟、軍事以至文化交流都有積極合作,更有胡錦濤公開表示兩國關係處「黃金時期」一說。同時,阿羅約夫人就職十年間,菲國南部伊斯蘭武裝勢力衝突不止,菲國須依賴美國加強反恐合作,可見平息國內局勢、重振管治信心為首要任務,相對而言,南海問題並非菲國的戰略考慮。但阿羅約對中國的溫和態度同樣引起國內爭議,反對聲音認為阿羅約淡化南海爭端違背國家主權利益、甚至是為換取中國投資帶來的裙帶利益與親信支持;阿基諾三世競選總統時,就力主調查涉貪腐醜聞的中國投資項目。

另一個關鍵是阿基諾繼任後,中國在亞洲爭議海域的整體活動確有顯著增加,其軍事擴張之野心亦越趨明顯,小至中國擴大南海捕魚區域、縱容中國漁船破壞海域生態,大至人工島工程、攻擊菲國船隻、甚至無視日韓美三國反對設置東海防空識別區等,都是明證。國內民族主義情緒激化,促使阿基諾政府採取強勢立場,並在尋求東盟協助解決南海爭端不果後,於2013年高調訴諸國際仲裁;同時,美國重整亞太戰略、競逐霸權地位,加劇南海局勢升溫,兩者都令菲國外交政策失去游走空間,處於難以進退的窘境。

但阿基諾的鷹派作風,在國內同樣引起民情反彈,包括批評其獨斷損害國內商界的利益;同樣,數據亦顯示阿基諾班子或高估了國內民眾對南海主權爭端的關注。美國智庫Pew Research Center 於去年九月發表的亞洲各國民眾觀感的調查報告顯示,菲律賓的反中情緒遠比外界預期低,當地民眾對中國持正面觀感逾五成,遠高於另一個南海爭議國家越南(19%)。

杜特地外交取態難料 美國選情添變數

根據菲律賓獨立民調機構Pulse Asia 的最新調查,五位總統候選人當中,以杜特地以33%的支持度領先,內政部長羅哈斯(Manuel Roxas II)與獨立參議員格雷絲.傅(Grace Poe)分別以22%及21%居次,而副總統比奈(Jejomar Binay)則佔17%居尾二。整體而言,四位候選人對中菲關係前景的見解與外交立場並無主要分歧:他們都意識到中國經貿合作對菲律賓長遠發展相對重要,認為菲國需要重啟外交談判空間,但同時,這些候選人亦不願在南海爭議上輕易退讓、負上喪權辱國之惡名。

比奈曾任馬尼拉金融中心馬加智市(Makati)市長,傾向支持重新開放中國雙邊商貿投資,本來被視為上台執政打破中菲僵局的最佳人選,但後來受貪腐醜聞所累,大失民心。曾留學美國、形象專業的羅哈斯則被視為是阿基諾三世的「接班人」,兩者同樣出身自政治世家,倘若他當選上台,意味阿基諾的強硬外交作風將會持續;格雷絲.傅從政資歷最淺,形象清廉,主張鞏固區域多邊和平合作、加強菲律賓的海防軍備與談判籌碼,但她的美國國籍風波令外界質疑她是否能效忠菲國利益。最後,杜特地雖然強調透過雙邊和談解決南海紛爭,但他亦同樣聲言假如中國拘留菲國漁民,將會以武力嚴陣相待,貫徹其嚴打罪案、肅清貪腐的知名形象。同時,相對羅哈斯與格雷絲.傅的親美態度,杜特地與美國保持一定距離,認為菲國政府不能寄望美菲兩國於2014簽署的《加強國防合作協議》(EDCA) 能保證美國的適切介入。

美國大選選情,同樣為局勢增添變數。如無意外,希拉莉執政將會延續美國「重返亞太」的全球戰略;但特朗普節節上升的支持度,令不少與美國友好的亞洲國家紛紛擔憂特朗普執政會影響其盟友關係的持續性。

無論如何,新一任總統將如何就對中立場定調、平衡經貿利益與主權衝突,同時加強與日本、澳洲和美國等國的盟友關係,將會對南海局勢帶來微妙影響。外界估計國際仲裁結果將於五月底公佈,屆時候任總統如何應對仲裁結果、提出可行方案,將是來屆政府面臨的首個重要考驗

HKEJ_20160507_output_smal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