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紅藍綠〉香港應正視氣候變化風險


香港應正視氣候變化風險

上周六,全美國包括首都華盛頓在內有超過300個城市舉辦「民眾氣候遊行」,抗議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100日以來一再推翻奧巴馬政府任內的重大環保政策。
表面上這場集會似是衝著特朗普而來,但其實「氣候遊行」每年都會在全球各地舉行。不同的是,今年的遊行是緊接一周前在全球超過600個城市舉行的「為科學遊行」,牽頭的是不少科研人員,他們要求各國民眾要關注「基於實證的決策」對維護公眾利益的重要性,特別是在環保、公共衛生、食物保障等範疇,並反對部份政府與企業為了政治或經濟利益而扭曲、甚至否定科學共識。
與其說這些集會是「反特朗普」,更準確應該是全球學界對現今被名為「後真相年代」的現象的回應。近年,西方國家的經濟危機帶動了反精英的民粹潮流,再加上社交媒體的興起,令不少「反科學」或缺乏實證支持、立場先於判斷的資訊大量泛濫,最明顯的例子,除了否定氣候變化,就是在歐美興起的反疫苗運動。
超過97%的科學研究已經證實了人為經濟活動對全球氣候的影響。而氣候危機已經相當迫切,包括對水源、農業與沿海地區的影響,很多小島國更面對陸沉危機。
但其實,不論是在美國以至全世界,數據都說明清潔能源與低碳轉型其實都帶動了經濟與就業,反而美國煤炭業早在三十年前已經因為市場因素已萎縮。特朗普政府漠視這些實證與趨勢,反世界其道而行,背後掩蓋的是傳統高污染能源業的利益。
事實上,特朗普的班子也不能改變全球減排的方向。很多低碳發展的規劃,現在已不完全由國家中央政府主導,而是由不少州份、城市甚至社區,與商界合作牽頭落實。而中國、印度,甚至是氣候變化最高危的發展中國家,亦非常積極落實減排。
回望香港,其實除了氣候變化對環球經濟的影響以外,作為沿海城市,香港也絕對應該正視氣候風險。不但水位上升,熱浪也會加劇,反常風災會引發水浸與山洪,長遠對社會基建、民眾健康都有風險。 最近,香港政府與兩間電力公司擬定的新《管制計劃協議》中,首次引入「上網電價」的政策,以推動本港再生能源的發展,值得觀望與支持,能否協助香港落實可持續發展,就讓大家拭目以待。
廣告

〈明周文化〉【一藝術・一故事】新聞過眼雲煙,唯有文學可以超越時間


視頻及訪問原文發布於明周頻道

撰文: 陳筠而     攝影: 傅而雅

02 May 2017

周澄剛讀完菲律賓作家Gina Apostol的書《Gun Dealer’s Daughter》,她特別喜歡最後部分--主角和舊同學在回憶過去的革命時代和審視現在。而作者故意用上花巧的文字,似是要表達作者想剖開自己的心卻又無法面對過去一些秘密的糾結情狀:「是文字的『無用之用』。語言和文字幫我們了解世界,卻不能拯救我們。但其實文字的力量在於面對真實,即使真實多麼難以面對。」文學、故事,有時比新聞來得更坦誠。它們往往是一種沉澱,讓過眼雲煙的事件得以另一種形式流傳下去。

現實裏的人如何推翻現實

小說設定在菲律賓的七十年代尾至八十年代初,刻劃了那時代的社會不公、政治分歧,也探討了一種後殖民時代的身份問題--是不同階層如何去尋找自己身份和角力的故事。作者筆下的主角出身有錢人家,是社會的既得利益者,後來接觸到激進的左派,看世界的角度不同了,想做一點什麼、甚至以革命來改變社會。然這變成一場自己的理想和自己的現實之間的角力。「自己在學生時代也活躍於學生運動,回憶着總有共鳴,雖然歷史脈絡不盡然相同,但當中的身份追尋、如何反權威等等根本是全世界都仍在討論。我覺得香港很多人都有這種掙扎--你要推翻現實嗎?但其實你是現實的一部份,是制度下的得益者。」周澄是國際新聞記者,卻更喜歡文學世界的文字力量。

「我很喜歡這種超越性,文學帶出人類的狀況,讓我們用另一對眼來審視好像離我們很遠的歷史、讓我們再次思考自己在歷史裏擔當着什麼角色。我們做新聞的每天好像面對很多事,但半年過去一年過去,你還記得嗎?有什麼留得下來?好的故事和好的人物刻劃,其實更能幫助我們接觸到真實。」最後部分,女主角和舊同學重遇,回憶着那些年的革命,卻發現敢去求變的同伴已然離開社會,要不死去,要不被流放,留得下來的卻都是「曱甴」--普通人總能夠找到一種安身立命的方法。講理想的呢?犧牲了的無人記得,像被歷史抹去一樣。「看的時候感覺悲涼,所謂革命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只會釀成悲劇?這是全世界都在面對的問題。」

記憶的斷裂

周澄尤其愛書的結尾,因為那是一個人物如何「看」自己的過去的告白。她一路憶述創傷,但同時無法面對自己的過去,想隱藏一些秘密,有時說出來刻劃得生動,有時卻好像虛構出來,是一種記憶的斷裂,和文字的無用之用。「一些思潮運動總是被歷史遺忘,我們總是急於忘記。」那時候的六四、那時候的雨傘,說是被記錄下來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又會否,其實它真的只變成一件「歷史事件」⋯⋯?

「這些事是構成我們的文化、身份好重要的一部分。在每個大時代裏,我們每一個人都好像很無力,一個人不知道如何解決,但其實你總會找到一個位置,無論你做什麼都好,一點一滴都在建構社會。所謂歷史、記憶,是要好多人一起去承擔的。歷史是勝利者寫的,但其實也是很多普通人在後面成就出來的。文學以虛構故事將現實昇華,提醒了我們要謙卑,一個人好渺小,但同時可以有好多力量。」一個作者的文字,概括了一個時代的起伏,一個人的一生,讀着是無力和欷㱆,卻總能讓我們找到某種感動,換上另一種思維去理解世界。


周澄

被稱為「社運女神」,是學聯前秘書長,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合前任外務副會長,支聯會青年組組員。立法會2010補選中,聯同另外四位前學聯成員組成大專2012,並出選新界東選區。現為自由撰稿人。

〈左右紅藍綠〉馬拉喀什氣候大會的暗湧與成果


馬拉喀什氣候大會的暗湧與成果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2次締約方大會,剛剛在摩洛哥城市馬拉喀什結束。去年,全球近200個國家一致通過具法律約束力的《巴黎協議》,促成各國不論貧富,都需要自行制訂減排目標,落實限制全球升温「在2100年不超於攝氏2度」的目標。
而今年的氣候大會,是建立在《巴黎協議》之前的「行動大會」,各國代表集中商討具體的技術細節,包括減標計劃與融資安排等等,去建立「限升溫攝氏2度」的目標建立路線圖。所以對比上年的全球關注,今年的會議就較少人留意了。
但今次的馬拉喀什大會其實對整個氣候應對進程相當重要,因為落實往往比承諾困難,這次大會是初步考驗各國的承擔與政治意志。今年最大的考驗之一,必定是剛剛結束的美國大選。 候任總統特朗普在過去一直無視氣候變化的科學證據,甚至認為這是騙局甚至是中國的陰謀,他在選前更宣稱會退出《巴黎協議》下的法定承擔。這都令國際社會擔憂他會推翻得來不易的成果,而且美國作為碳排大國一旦退出,可能會減低中國和印度等新興國家的減排誘因。
不過,由於再生能源技術越趨成熟,在美國國內市場已經相當有競爭優勢,很多企業都支持延續低碳轉型的發展路線,能夠為美國以至全世界帶來更多的經濟機遇,美國不少州份和城市更有落實自己的低碳藍圖。這些都不是特朗普一個人能夠扭轉的發展大勢,退出氣候協議長遠對美國經濟是弊多於利的。
同時,《巴黎協議》本身著重靈活性,容許各國自行制訂適合國家發展情況的政策,所以特朗普勝選,無損中國等大國既有的減排行動,而事實上這些國家都有自己的經濟誘因去繼續落實減排目標。中國其中一個重要的減排政策,是明年將會落實的全國碳交易市場,外界估計屆時碳排交易量的規模會比已運作超過十年的歐盟「排放交易體系」更加大。
目前,在193個《巴黎協議》簽署國裡,已有111個國家正式確認為締約國,共佔全球碳排量77%。今年的大會上,更有不少國家主動承諾會在2020年前落實更進取的行動,甚至在發展中國家之間都有不少合作項目。而全球城市則被視為是低碳轉型的先行示範,香港又能夠參考多少外國城市的經驗,共同扮演減排創新的角色呢?

 

 

〈左右紅藍綠〉南海仲裁案對解決爭端的意義


南海仲裁案對解決爭端的意義

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就「南海仲裁案」經過兩年的審議之後,正式公佈裁決結果,菲律賓勝訴。仲裁庭裁定,中國主張的「九段線」沒有法律根據,而且在部份屬於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的活動,是侵犯了菲律賓的權利,包括干擾菲律賓在相關海域的經濟活動、建造人工島、沒有阻止中國漁民在那裡的作業等。
中國外交部已表明不接受裁決,那麼裁決到底有甚麼實質意義呢?首先要從《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談起。公約簽訂於1982年,目前有160多個締約國成員,中國是在1994年加入。它跟聯合國氣候變化公約一樣都是框架公約,全面建立全球海洋的法律秩序,包括經濟活動、航道、生態資源管理,對同類國際協議具有指導性的作用。公約本身是不處理陸地領土主權劃界、以至歷史水域這些問題,今次的仲裁案,主要是針對公約部份條文的解釋與適用性。
根據公約的定義,海上的島礁分為三類,分別是島、礁及低潮高地,三者中,島及礁有12海里領海,但只有島才有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有權限制其他國家在該處進行經濟活動,今次仲裁其中一個目的,是釐清十個爭議島礁的定義。裁決意味著,中國實際佔領的其中三個島礁只是低潮高地,在法理上不再擁有12海里領海權。裁決亦意味中國的「九段線」和所謂歷史性權利在國際上不再有正當性。仲裁庭亦提到,自仲裁啟動之後,中國在爭議海域的種種活動,都加劇了爭端,又破壞了爭議島礁自然狀態的證據,違反了締約國履行爭端解決程序的義務。
較少人留意到的是,其實南海爭端與環保有密切關係。今次仲裁庭指出中方大規模填海造島等活動,嚴重破壞了海洋環境生態,而且確認中國漁民在南海利用破壞性方法大量捕撈受保護物種,而中國官方在知情的情況下不作任何執法行動,都是違反了公約訂明締約國須保護海洋生態的相關義務。
今次的裁決,有助釐清爭端的重點與法理,並且凝聚國際壓力,長遠促使中國與亞洲國家之間尋求一定的共識與妥協。裁決亦對國際法的整體發展與執行,有著重要的意義。

 

〈左右紅藍綠〉菲律賓大選與南海局勢


菲律賓大選與南海局勢

菲律賓大選已於本周一結束,雖然選舉結果仍未正式公佈,但根據票站統計數字,預料南部達沃市市長杜特地將會以大比數勝出,成為來屆菲律賓總統。杜特地在達沃市的政績頗受外界爭議,雖然不少反對聲音批評他的人權紀錄與出位言論,但支持者肯定他致力執法,能帶動強勢管治,改善國內的基建與經濟問題。但這次大選最受外界關注的,是菲律賓政府換屆,會否改變阿基諾三世的強硬外交取向,影響中美兩國在南海的局勢呢?
雖然杜特地以政治強人形象見稱,但他在選舉期間發表的外交政策立場,其實比阿基諾三世溫和。回顧一下阿基諾三世在任六年間,中國在南海在內的爭議海域的活動,都有明顯增加,例如擴大南海捕魚區域、又曾攻擊菲律賓船隻,更大規模填海建設人工島工程、破壞海域生態等等。因此,阿基諾三世任內積極增強國防實力,加強多邊軍事合作,更在2013年就南海問題向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向中國提出訴訟,兩國自此陷入僵局。
相對起來,杜特地較為強調中菲重啟雙邊和談去解決南海爭端、平衡經貿與主權利益的重要性,亦比阿基諾三世更少親美色彩。不過,隨著中國的軍事擴張持續,菲律賓國內民意難以輕易逆轉,而且事實上阿基諾三世是在透過東南亞國家聯盟的平台尋求協助解決爭端不果之後才提出訴訟,這些經驗,令民意不會對多邊協議有太大期望。
中國一直反對並杯葛這次國際仲裁,但去年十月,仲裁庭確立對案件的司法管轄權,將會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框架底下,審議菲律賓提出的十五項抗辯內容。由於中菲兩國都是《公約》的締約國,如果最終裁決有利菲律賓,將會意味中國主張的九段線違反《公約》的定義,削弱中國南海擴張的正當性與區域領導,為菲律賓及越南兩個主要爭議國帶來重要的談判籌碼。
這個仲裁結果,預計最快將會在五月底公佈,屆時杜特地如何應對仲裁結果、提出可行方案,將會是新一屆政府面臨的第一個重要考驗,亦是測試杜特地外交取態的機會。同時,包括菲律賓在內的與美國亞洲盟友都在密切關注美國的大選選情,美國能否順利延續「重返亞太」的戰略,都會為局勢增添變數。

〈左右紅藍綠〉 巴黎氣候會議


巴黎氣候會議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1次締約方大會剛在巴黎結束,全球195個國家代表經兩個星期的談判,共同訂出具法律效力與減排目標的新一份氣候協議。為何今年的會議特別受到國際關注?
因為於1997年簽訂的《京都協議書》將於2020年失效,今次巴黎大會需要通過一份新的全球方案以取代之,新方案亦需要更有效促進各國落實減排目標,以應對日益嚴峻的氣候危機。如果按現時的經濟發展趨勢,全球升溫將會於本世紀內超出攝氏2度,造成不可逆轉的災難性後果,帶來經濟及人命損失,長遠加劇資源分配與遷徙所造成的衝突。
今次的巴黎大會的談判進程,仍然延續過往的難題。首先,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於「公約」訂明的「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仍然存在分歧。無疑,發達國家應承擔更多的減排責任,但隨著中國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急速發展大大刺激排放量,不少發達國家認為這些國家需要積極減排,以1992年標準定義發展中國家已不合時宜。事實上,研究指中印兩國仍然計劃在2030年前增建不少燃煤發電設施。
第二,很多發展中國家強調發達國需要牽頭落實氣候融資機制,包括2010年成立的「綠色氣候基金」,大規模注資以支持各種低碳技術的轉移與協助,加上很多勢將因水位上升而沉沒的小島國亦爭取額外賠償,這些機制的操作、發達國注資承諾能否如期到位,以至如何擴大商界的融資角色,這些問題很大程度決定了決議的一致性與可行性。
巴黎決議的目標能否與各國的減排計劃相符,避免全球升溫超過攝氏兩度,仍然尚待觀察。但其實近年在聯合國的平台以外,已可見不少正面的發展,例如各項再生能源技術發展日漸成熟,為取代化石燃料提供可能出路;同時,不少國家相繼訂立「碳稅」或碳交易市場,試圖透過為碳排定價的措施來調整依賴高污染的經濟模式。
現時中國的全國碳排交易市場正有發展雛型,會否為具金融業優勢的香港帶來機遇?香港政府又會否積極制訂政策配套,並支持更多相關的創新科研項目,從而跟上全球低碳轉型的發展大勢?

「Gap Year! 80後辭職大計」:周遊列國採訪


見《Metropop》第423期·2014年9月25日 【Lifestyle feature】Gap Year ! 80後辭職大計

(受邀訪問,我是這個專題的三位受訪者之一。訪談篇幅短小,所以想補充一下:其實對氣候問題有興趣是源於四年前大學畢業後到菲律賓工作的時候,於是去年到肯亞做義工,主要是想親歷在發展中國家搞保育之餘同時推動社區發展是怎樣的一回事。另外,讀書計劃其實一早也有,gap year只是令我更確定自己的想法。另外要澄清一下:2月重拾固定工作之前,其實上司在正式聘請我之前早已知道我的進修計劃,所以不是隨便辭職!)

423 lifestyle feature p.1近年香港流行一種趨勢,年輕人出來工作幾年,在30歲變成中女、中佬前毅然辭職,探索人生的另類可能。在這個轉捩路途上,有人到極地旅行散心,重拾工作熱誠;有人遇到啟蒙良師,創業開始人生下半場;有人與夢想愈走愈接近,重返校園裝備自己。這種take a break 的 free style,被統稱為港版gap year,不是不事生產,而是生產一些無法立即量化成銀碼的人生價值。各種放假模式放在眼前,任君選擇,千奇百趣,只要做好計劃,不妨瀟灑遞上辭職信,重奪你的人生掌控權!


周遊列國採訪

誤打誤撞型
Gap Year資歷:約10個月
條件:邊旅遊邊做freelance獨立記者,寫字為生
REMARKS:對她而言,gap year只是過渡性質,這樣較易讓家人接受。

423 lifestyle feature p.4_02

周澄一向是風雲人物,被外界封為「社運女神」,鎂光燈以外的她卻有種成熟氣質,這源自2013年出走的轉變。她的gap year緣於去年一個憤慨辭職,到馬來西亞採訪的決定:「公司不讓我去採訪,但我真的很想做這個專題。」誤打誤撞下開始獨立記者生涯,採訪大選後,報導獲三家報館刊登,她才發現這條路「行得通」:「Gap year讓我累積最多的是勇氣,未做過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勝任,左計右計不如試了才算,怎知又work,所以愈行愈遠。」

人生,除了運氣,大概就是所有抉擇的總和,周澄一直在學習make choices。

DSC_1882_crop
周澄在2013年暑假獲選為UNAOC-EF Summer School的參與者,令她回港後萌生推廣「世界公民」的概念。她說,現在知道自己的位置,思索如何向外國人講述香港的故事。

大開環保眼界

去完馬來西亞,周澄再到當地雨林採訪峇南水壩事件,又到肯亞擔當保育義工,埃及撰寫革命題目,以及在菲律賓進行風災後重建工作。每次回港,她會撰寫若平專題養活自己,而連串經歷,令她開始關心氣候變化等問題:「肯亞的經歷令我在地認識發展中國家的環境保育工作。最難忘是無論你來自己哪個國家,有錢與否,在當地工作都是平等,沒水沒電,用海手洗澡等。原始生活令我大開眼界,而且更關心環保議題。」周澄認為,很多改變都是後知後覺和潛移默化:「若不是這個gap year,也不能不決心出國讀書。」

2014-01-14-14-36-52_deco
菲律賓擔任風災重建義工

Master的意義

今年2月,周澄重拾固定工作,不過上月她再次毅然辭職,這就是gap year後續:她重返校園進修,到倫敦修讀能源及氣候政策碩士課程。她建議,要有一定的工作經驗,才可摸索出自己需要甚麼知識,這就是讀master的意義。

423 lifestyle feature p.4_0380後為何辭工出走?

在這裡,你覺得香港正面對好重要的問題;唯有出走,你才發現自己一直著緊的事變得無關痛癢,世界上有地方面對著matter of survival,或更大是大非的事情。

metropop lifestyle feature

423 lifestyle feature p.4

 

八方人物: 名校左校女生破格齊踏社運路


原刊於《蘋果日報》港聞版「八方人物」(原文)

記者:姚國雄

30lp2p61
雖然分別來自名校與左校,林嘉嘉(左)與周澄(右)殊途同歸走上社運之路。

來自名校與左校的你,這個月,會否抗爭與罷課?傳統名校、紅色左校,分別是精英與左仔搖籃,肩負不朽定型,政治上從不生事,學生與畢業生若走上社運之路,定必惹來奇異目光。來自九龍塘瑪利諾修院學校的民主黨林嘉嘉,是7.2佔領遮打道的被捕者之一;出身左校培僑中學的周澄,更是示威抗爭常客。二人認為,政治覺醒乃個人選擇,提醒學生勿因學校「血統」,成為自己關心社會、人權自由的藉口。

「聽話淑女」公民抗命被捕

九龍塘的瑪利諾,紅磚屋是象徵,舊生星光熠熠,有港姐李嘉欣、官場契媽李麗娟、前高官余黎青萍、歌手梁詠琪、藝人關之琳等。07年畢業的林嘉嘉在這裏由中一讀到中七,渾噩的中學時代,只顧溫書考試,之後考入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馬嶽(中大政政系副教授)都話,喺我之前,我呢間學校冇咩人會入嚟中大讀政政」。母校老師知道她搞中大學生會時不以為然,「佢話『我哋呢間學校好少人搞大學學生會、學生運動』,佢覺得我哋學校出嚟嘅學生,好少會搞呢啲嘢」。

她口中的「搞呢啲嘢」,包括08年回母校,談北京奧運下的中國人權問題,「我本來淆底,一向都覺得自己學校好少接觸呢啲嘢,我叫住周澄同埋支聯會嘅人,講解時唔好去得太盡,(但)竟然當我老師總結時,去得最盡嘅就係佢,其實一切都視乎個老師係咩人」。

10年前在九龍塘做聽話淑女,10年後在遮打道公民抗命,最終被拘捕被警告,林嘉嘉說,每次參與學運社運,別人得知她「出身」也感驚訝,故她總要解釋一番。她直認並非典型的「Maryknoller」,身邊的中學同學多是政治冷感,不問世事,聚會也感「唔啱channel」。她被捕後,一位中學同學忽然問候,令她頓感安慰:「佢話想從第二個角度,了解吓佔中。」

中一至中七讀左校培僑,沒有變了左仔,卻變了「左膠」的周澄,當年派位到寶血女子中學,女拔萃畢業的媽媽卻拒絕女兒步後塵,寧願女兒讀左校也不讀女校。周澄讀書時,每班輪流升國旗,老師立場很穩,談六四應要鎮壓,民主不一定西方才對,「平時返學,睇到內地係歌舞昇平;放學睇到係內地黑暗一面」。

網上易找志同道合朋友

她說因為自小父母談六四去集會,中三時膽粗粗填表加入支聯會青年組,自此走上社運之路,「以前喺培僑,做呢啲嘢係好寂寞,所有人都會覺得你好奇怪,點解唔係正常返學放學考試?」曾是學聯秘書長的她承認,培僑畢業生從政的,全都加入民建聯:「有人同我講,左校好少出一個民主派,別人會覺得好得意,但我自己覺得冇乜嘢,好多嘢都係自己嘅選擇。」

周澄指,由左校學生變成一個活躍的社運分子,是因為明白甚麼叫做集體:「點解我哋會無端端去搞社運?係要認知一個集體過程,大家一班人為咗一個目標、抽象嘅價值會走出嚟。」她指網上世界發達,中學生要在政治上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會再如他們以往般孤獨。

暫離大隊 為日後抗爭裝備

佔中啟動,抗爭往後浪接浪,林嘉嘉和周澄下月暫離大隊,前者到澳洲一年工作假期,後者到英國讀能源和氣候政策碩士課程。二人認為,佔中不是只爭朝夕,日後的民主抗爭,勢必再見她們的身影。

「場仗唔係一年半載嘅事」

下星期便飛走的林嘉嘉說,人越大,接觸的人越多,便發現自己視野極狹窄,所以想在工作假期後,儲點錢再讀書。她指,因知道未能參與佔中,所以提前7.2佔領遮打道:「其實我唔係走咗唔返嚟,只係走更遠嘅路,我哋對住咁強大嘅中共,係要有更多人投入運動先更重要。」

周澄承認,7月前已知要到英國讀書,故未有參與佔領遮打道:「7.2嗰晚我喺遮打道,情感上我覺得自己係要俾人抬,但係又會諗到,一旦有案底,隨時唔俾入境好煩,又要到警局報到。」她認為,讀書會更有利參與社運:「雖然覺得可惜,參與唔到(佔中),但呢場仗,唔係一日兩日、一年半載嘅事,我哋裝備好自己,有知識、有經驗,日後可以做到更多嘅事。」

《號外》SONG LIST: 「七月上街去」


適逢七一,早前應《號外》編輯的邀請,為「革命」/「上街」主題選了十首歌跟讀者分享。你又有哪些在心頭揮之不去的歌曲呢?

******

city mag july 2014

interview by 曹疏影

1. 《祭英烈》
每年六四晚會聽到此歌唱至「願君知我共你是同路/我當天當夕,像你一般痛苦/身困於此處無法與君一起並肩上」都一定會流淚。那是體認集體和犧牲的成長觀照;我們都曾幻想過與死去的義人同道。卻正因我們自覺他人命運不應妄語共同承擔,那些苦難與犧牲因而有所成全,成為責任的承傳。

2. 《BELLA CIAO》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05年香港反世貿示威前夕聽到此曲,原為40年代意大利反法西斯運動的歌曲。後被英國異議樂隊重唱,歌詞一句「That our sunlight is not for franchise」,多了反全球化的意謂。

3. 《Warszawianka》 (1905)
無論怎樣重唱譜新詞編曲都一樣肅然淒壯、聽後不忘的歌。源於19世紀末波蘭反抗沙俄統治的革命,在30年代則成了西班牙反弗朗哥獨裁的抗爭歌。黑鳥曾將西班牙版改編成「A Las Barricadas 路障戰歌」,少了進行曲式的高昂,多了蒼涼與憂鬱的況味。

4. 《獻給你的進行曲》
80年代為紀念韓國「光州事件」中一對殉難學生情侶的民眾歌謠,歌詞意境令人想起北島書寫六四的〈悼亡〉。這曲由韓國工運界傳至華語世界,中台兩個版本都以勞動者為題,反而是港版的「愛的征戰」較貼近原曲的意境。

5. 《最後的抱怨》崔健
談革命、談一代人的理想失落。對於如何在時代裡立命,歌者沒有答案,只是囈語喃喃,「那我只能迎著風向前」。

6. 《玫瑰色的你》張懸
如詩的頌唱,無名勇士走進時代,光照萬世的寫照。

7.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聽得膩了,倒是覺《孤星淚》裡對於人死了改變卻沒有到來的哀思,更加真切動人。

8. 《ANTHEM》LEONARD COHEN
體認世間美善其實與缺憾同義,不輕言改變因而懂得慈悲,見著希望。

9. 《DON’T DREAM IT’S OVER》CROWDED HOUSE
無法改變世界,至少不讓世界改變你。

10. 《民間傳奇》楊千嬅
描繪洗盡鉛華復歸簡樸,連結家園、土地與勞動生活,溫柔而強大。愛情畢竟就是令我們體悟自我、生命與世界的追尋與實踐。

city mag july 2014 crop

我主場:民主小女神籲實體投票 周澄:政治同每人都關事


刊於《蘋果日報》6月28日

28ed6p1

有人話「我討厭政治」,道理有如不喜歡返工,最後工還是要返,躲不過。與其逃避扮無知,不如學曾被稱為「民主小女神」、金像編劇岸西的女兒周澄結結實實站出來,明天公投最後一日,以民意向假普選說「不」。實體投票總好過「被代表」,最新投票數已超過74萬,周澄的理由很簡單「中資的資料庫太強大,你唔知佢幾時用咗你嘅資料」,到時周澄一家會以身作則實體投票,以被中央指「不合法」的選票,向建制派的A、B餐說不。

撰文:何永寧

先說前文,2010年名編劇兼導演岸西二女兒、現年27歲的周澄(Crystal),出戰立法會議員補選為五區公投出力,因而獲得少女版「民主女神」的稱號。相對有藝人聲言討厭政治,Crystal卻前仆後繼,形成一種強烈對比。早前周澄接受訪問時解釋「政治」其實關係到每一人,要避都是自欺欺人,她說:「你以為好多嘢同政治唔關事,唔投票嘞,當有一日你去到百佳、惠康,點解你見到啲嘢貴晒嘅,呢啲關乎民生、樓價同通脹,唔係自然嘅事嚟,政府通通可以做到嘢,個議會唔出聲,最後變咗啲人想點就點,所以政治同每一個人都關事,社會運動亦都係咁。」

明日公投最後一日,已經在網上投票的Crystal決定實體到票站投票,她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中資機構太強大,已經到無孔不入的地步:「呢個係關鍵時刻,到底你要假普選定想推倒重來,或者食建制派嘅A、B餐?香港已經冇彎轉,今次唔表態唔發聲,你冇下一次機會。我覺得有心投票嘅市民,可以嘅話應該實體到票站投,因為中資嘅data base(資料庫)太強大,你去工聯會參加太極班、讀烹飪,佢已經有晒你嘅資料,啲資料點用冇人知,所以穩陣一定要去實投,因為實投之後你網上嘅投票會自動取消。」她覺得今次多了人投票要拜內地發表一國兩制的《白皮書》有關:「好多人都覺得俾人逼到埋牆角,最後公投結果係點要到時至知,不過去投票就一定冇錯。」她認為當投票有一定民意基礎時,建制派亦不能置若罔聞。

28ed6p2

明天全家投票表態

8964,Crystal三歲就由母親岸西抱着上街參加遊行,到五區公投岸西輕描淡寫一句「只是擔心女兒太夜返」,Crystal表示家人一直都支持自己,她說:「29號最後一日我哋會一家人去實體投,用選票表態。」她笑言有幫母親執導的電影、劇集客串,不過很多時都被剪走,她說:「之前媽咪拍《親密》,有場講林嘉欣喺茶餐廳見面,我幫手扮茶客攝番啲空位,最後媽咪剪咗。最新一輯《獅子山下》又有幫媽咪手,今次就好似有得出鏡。」

周澄目前為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擔任助理,到今年9月她會到英國修讀一年能源及氣候政策,同樣跟民生及政府有直接關係,她解釋:「因為覺得氣候變化同全球經濟政治都息息相關。希望我走之前公投同佔中都會有一個定案。」